问卷调查

课题调研活动——研究者和CRC在AE/SAE报告中的职

2019-04-30 上海分会课题小组
上海分会课题小组  中国CRC之家  2018-03-20
 
“闻SAE色变”应该是很多CRC的真实生活写照。报告一个SAE,需要花费大半天的时间,费时费力,困难重重。
 
在2017年“中国CRC之家”上海分会开展的CRC工作相关的课题研究,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机构办主任曹国英老师和昆拓信诚医药研发(北京)有限公司承担了关于“研究者和CRC在AE/SAE报告中的职责”的课题。我们就“研究者和CRC在AE/SAE报告中的职责”做了一份调查问卷,就AE/SAE报告的工作分工,难点,以及工作过程中遇到有争议之处等进行了调查研究。
 
本次参与问卷调研的人群包含了机构老师、研究者,CRA和CRC。
 
问卷收集范围涉及50个城市,共393人。
 
我们分析了这393份调查问卷,对此次调研情况做一些分析和探讨,希望这篇文章能对大家的临床试验工作有所帮助,并能在以后的工作中迸发新的火花。
 

一.问卷分析
 
在此次收集的393份问卷中(其中58份问卷来自于医院的工作人员):
 
80%以上的受访者认为,CRC需要协助研究者收集AE/SAE的信息,协助整理原始病历,提醒研究者书写原始病历,甚至填写CFDA的中文SAE表格。
 
70%以上的受访者认为,CRC超范围工作内容是由CRC填写CFDA的SAE报告和由CRC电话联系受试者收集AE/SAE情况及治疗情况。
 
51%的受访者认为报SAE时最困难之处是受试者无法提供准确信息,49%的受访者认为伦理委员会传真不通,周末不上班,周末获知的SAE无法保证24小时报告给伦理委员会。
 
44%的受访者认为科室没有传真机,且EMS已经下班无法在24小时内寄出时,CRC会去机构办公室发送传真,且27%的受访者认为去医院外面文印店发送传真。
 
84%的受访者认为需要加强对研究者的培训。
 
仅有51%的受访者认为SAE是及时获知的,且56%的受访者认为SAE是通过研究者与受试者电话联络获知。
 
88%的受访者认为由PI来签署给伦理委员会的SAE报告的递交信,8%的受访者认为可以由sub-I签署,47%的受访者认为可以由经过PI授权的Sub-I签署。
 
综上,研究者在这个过程中承担了对AE/SAE的医学判断,CRC在AE/SAE报告工作上承担了大部分的工作,甚至超范围的工作,职责分工不够明确必然带来隐患。
 
此外,CRC在报告AE和SAE的工作中也遇到了各种的困惑,例如信息收集,传真和签字等方面的困难。
 
二.CRC在报告AE/SAE工作中遇到的问题分析
 
1.研究者和CRC的职责分工不明
 
1)职责分工不明的原因
 
首先,在中国,医生既要承担大量的临床救治工作,又要担任临床试验的研究者。人手紧张,工作量大,必然导致其无法投入更多精力在临床试验上的现实困境。CRC的出现大大缓解了研究者的压力,但是又导致部分研究者过度依赖CRC,对本该熟知的工作内容不够熟悉。
其次,CRC被称为临床研究协调员,研究者的助理,但在目前中国施行的GCP和相关法规中,对CRC的职责并未给予明确界定。法规不明确,而一句“CRC不能从事医学判断、医学处置的工作”又太泛泛,研究者、申办者、机构、CRA、CRC只能在实践中摸索。
 
2)职责分工不明的隐患
 
临床试验的目的是确定试验药物的疗效与安全性,所以AE/SAE是各期临床试验安全性评价的重点和难点。仅仅依靠CRC收集,整理,总结AE/SAE数据带来的问题显而易见。
 
一是CRC的专业背景多数是护理和药学,专业水平参差不齐,只是由CRC自己电话联系受试者,对于AE/SAE信息的获取可能不够完善和准确,会有遗漏,也无法给予处理意见,影响受试者的安全,也影响临床试验数据的准确,完整;
 
二是CRC多次电话联系受试者反复询问AE/SAE情况,容易引起其反感,降低对研究者的信任度;
 
三是SAE表格由缺乏临床经验的CRC填写,研究者确认后签名,当研究者未认真核对时,会出现记录不准确,书写不规范,甚至一些脱离临床实际的记录;CRC花费大量时间完成的,但效果事倍功半;
 
四是受试者沟通由CRC完成,CRC可能比研究者更熟悉受试者的情况,但是CRC从业人员流动性较大,CRC离职后,研究者对受试者既往用药及安全性问题不了解,对受试者后续治疗不利。甚至出现下任CRC不够熟悉受试者的情况下,而漏收集相关AE,合并用药的后续情况,导致数据缺失。
 
2.CRC在签字上遇到的问题
 
在393份问卷中,递交给伦理委员会的SAE报告的递交信由谁来签署的问题中(多选题):
 
由PI签署得到了88%的选票
 
sub-I签署得到了8%的选票
 
经过研究者授权的Sub-I得到了47%的选票
 
PI往往是各科主任,甚至是院长,业务繁忙,遇到研究文件需要签字时,CRC需要想出各种办法来完成签字,例如:电话预约签字,围追堵截PI门诊,办公室门口蹲守,等等。SAE报告的时限非常紧张,只有24小时,SAE表格完成后,经常会遇到PI不在科室的情况,如何得到PI在递交信上签字并及时递交伦理成了一个难题。 
 
三.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的思考
 
1.职责分工问题的思考
 
1)建议的职责分工
 
中国GCP中提到以下:
 
第二十五条 研究者负责作出与临床试验相关的医疗决定,保证受试者在试验期间出现不良事件时得到适当的治疗。 
 
第二十六条 研究者有义务采取必要的措施以保障受试者的安全,并记录在案。在临床试验过程中如发生严重不良事件,研究者应立即对受试者采取适当的治疗措施,同时报告药品监督管理部门、卫生行政部门、申办者和伦理委员会,并在报告上签名及注明日期。
 
所以联系受试者获得相关信息,AE/SAE报告中的相关临床判断(严重程度,相关性,对应的医疗处置),SAE报告表的填写和记录是研究者职责。CRC可以协助研究者填写CRF,归档相应的资料,操作传真和EMS邮寄等协调工作。
 
2)改善现状的思考
 
针对AE/SAE目前上报现状及CRC与研究者职责分工不明的原因,建议从以下几点改善:
 
A. 监管机构:
 
期望能出台相关法规供行业内参考,特别是CRC行业,明确临床试验各方职责所在,进一步规范各方行为。
 
B. 药物临床试验机构:
 
药物临床试验机构制定切实可行的管理制度,定期对研究者培训,使所有研究者树立正确的GCP意识,明确研究者与CRC的职责分工。 
 
鉴于44%的受访者认为受访者认为会在科室没有传真机,且EMS已经下班无法在24小时内寄出时,CRC会去机构办公室发送传真,27%的受访者认为去医院外面文印店发送传真,但是院外的传真机往往没有回执报告功能,并且存在文件遗失和数据泄密等风险,希望更多的机构办公室可以提供传真服务。
 
C. 研究者:
 
从问卷上可以看出,受访者对加强研究者培训的呼声非常高,达到了84%。研究者常规会接受各种各样的培训,像国家的GCP培训,院内的GCP培训,项目研究者会议和启动会议上的培训等等。如果培训到位了,研究者自身对AE/SAE的重视程度也非常重要。研究者要明确自己与CRC的职责分工,熟悉SAE表格的填写要求,更规范地执行AE/SAE的报告。
 
鉴于在报告AE/SAE难度中,51%的受访者认为受试者无法提供相关信息,并且只有51%受访者认为SAE是及时获知的,研究者应加强受试者宣教工作,使受试者更好地配合,保存相关医疗文件,主动地和准确地提供AE/SAE相关信息。
 
D. SMO及CRC:
 
SMO健康发展,加强对CRC的培训,提高CRC的业务水平、法规意识,得到研究者的信任与尊重。在报告AE/SAE的过程中,与研究者约定好时间共同电话联系受试者收集并整理AE、SAE信息,节省双方时间,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且在项目启动时,CRC需要与研究者一起耐心接受申办方的相关培训。 
 
2.SAE递交信签字难问题的思考
 
PI需要统管整个临床试验,对本中心发生的SAE需要了解,甚至给予处理意见,递交伦理的文件也需要PI签署后递交。对于SAE这种突发事件,PI又不在研究中心的情况下,递交信由经过PI授权的Sub-I签署也是可以接受的,同时Sub-I要事后向PI报告该SAE的相关情况,让PI了解本项目发生的情况以达到统管临床试验的目的。
 
在我们临床试验的工作中,如果研究者和CRC能明确职责,各司其职,无缝配合,研究者联系受试者收集信息,记录AE/SAE的原始记录,填写SAE中文报告表,CRC从旁协助整理信息,准备和存档文件,协助递交、传真、邮寄报告等工作,AE/SAE的报告过程一定可以更加规范、顺利的完成!
 

一点题外话
 
在本次问卷调查中,一些问题对于CRC来说是有困惑的,如:
 
报告SAE过程中最困难的地方在哪里的问题中,49%的受访者选择了“伦理传真不通,周末不上班,周末获知的SAE无法保证24小时报告给伦理委员会”;
 
在site没有传真机的情况下,且EMS已经下班无法在24小时内寄出的问题中,27%的受访者认为去医院外面文印店发送传真,12%受访者认为回到SMO公司发送传真;17%受访者认为通过电子邮件发送, 44%的受访者认为去机构发送传真。
 
但目前没有明确的法规依据来妥善的解决这些问题。
 
CFDA于2017年10月23日发布的总局办公厅公开征求《药品注册管理办法(修订稿)》意见的文件的第五节风险控制第七十六条提出:“研究者应当按规定向申请人报告严重不良事件,向伦理委员会报告可疑非预期严重不良反应,并按相关规定和要求提供后续报告。”这意味着,本中心发生的大部分SAE只需要报告给申办方,不需要24小时内报告给伦理委员会,CFDA,卫计委和省/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,各家研究中心的这部分工作压力就会减轻。让我们期盼着新法规的诞生带给我们便利吧!
 
中国CRC之家上海分会课题小组:
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机构办
昆拓信诚医药研发(北京)有限公司